• 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邱慈觀:碳中和目標——豐收前的耕耘 | 洞見

    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 2021-03-03 瀏覽量: 1352

    自從我國提出長期氣候目標,爭取在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后,碳中和立即成了國內熱門話題,各種報導陸續登場。有些只是解說名詞術語,有些進一步分析碳中和目標下的具體發展,更有一些聚焦碳中和相關的投融資。

    各類報導針對的讀者不同,身為金融學者,筆者自然關注投融資議題。讀后卻發現,很多發言常有欠周延,過于強調碳中和目標帶來的金融機遇,卻忽略了撬動綠色轉型資金的困難。甚至,有分析師居然曲解碳中和,竟以加速實現碳達峰為旨,而大肆推薦煤炭、水泥及鋼鐵等高碳排行業下的企業股。

    事實上,任何經濟體要實現碳中和,不僅所涉時間長,所需工夫亦多。雖然最終可以豐收,譬如GDP成長、生活成本降低、工作崗位增加等,但其間必須縝密規劃,深耕易耨,最后才能卓然有成。特別是,依據專家估算,雖然碳中和能夠以凈零成本實現,但其中半數投資案的凈現值為負,不具商業盈利性。因此,在完善綠色低碳轉型的資金部署上,除了政府要形成能推動所需資金的政策外,社會資本的驅動及投資人正確觀念的建立,都是豐收前的必要耕耘。

    01目標: 長期、艱巨

    國內外氣候變化專家的研究都指出,中國確實有條件實現凈零碳排放的碳中和目標。但目前我國碳排放總量高居全球之首,衡諸現實,上述目標顯然極為艱巨。特別是,碳中和是個長期氣候目標,其間須經歷碳達峰、綠色低碳轉型,而后,碳排量才能逐漸趨近于零,所涉時間長達幾十年,具體情況視各國經濟發展階段、能源結構、減排魄力等因素而定。

    依據清華大學氣候變化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歐美已開發國家從碳達峰到碳中和,有五十年到七十年的過渡期,比如歐盟(下圖綠線)于1990年代達峰、美國(藍線)于本世紀初達峰,才能于2050年實現碳中和。中國(紅線)擬以三十年時間完成,表示將面臨更重大的挑戰,必須付出更巨大的努力,其年減排率必須遠遠超過發達國家的速度和力道。

    ▲全球及主要國家的凈碳放路徑(噸CO2e)

    【來源: 清華大學氣候變化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

    特別是,實現碳中和涉及巨額資本支出,才能完成綠色經濟轉型。許多專家和機構做了估算,但因預設情境不同,估算數字也不盡相同。譬如,依據《中國長期低碳發展戰略與轉型路徑研究》的估算,倘要實現1.5°C目標導向轉型路徑,從2020年到2050年之間,在新源系統方面需要的累計新增投資額約為138萬億元人民幣。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投資金額比我國去年GDP總量100萬億元人民幣還多出一大截。換言之,就算去年全國的生產總值全部用來發展綠色低碳轉型,其金額還不足以在預設時間內實現碳中和。

    01成果:GDP成長、生活成本降低、工作崗位增加

    實現碳中和所需的投資雖高,但碳中和也將產生豐碩的成果。針對于此,筆者迄今未看到我國的具體數字,但麥肯錫顧問公司對歐盟和日本做了估算,結果具有相當的參考性。

    歐盟預計在2030年之前將其排放量減少(1990年水平的)55%,并在2050年之前達到凈零排放。綠色轉型將使某些人失業,譬如煤炭工人會因工廠停產而失業,但也會創造新工作,譬如風電和光伏裝機量增加而產生的新崗位。專家預測,歐盟在能源轉型期間將可創造1100多萬個工作崗位,淘汰600多萬個工作崗位,最終凈增500萬個工作崗位。

    碳中和也會對家庭的生活成本帶來影響。研究指出,食的成本會因耕種方式改變而增加,住的成本會因能源效率提高產生的長期成本節約而下降,行的成本會因交通運營成本下降及電動車價格下降而減少。整體而言,中低收入人口的生活成本會下降,生活質量會提高。

    日本方面的整體情況更樂觀。依據麥肯錫測算,日本除了能實現碳中和目標外,還能在脫碳技術方面保持領先地位,并刺激經濟成長,故整體社會可由碳中和獲利。

    02

    成本:凈零成本

    一個經濟體在綠色低碳轉型過程中,必須付出成本,但也會獲得效益。依上所言,相關投資龐大,但令人振奮的是,研究顯示成本終能回收,而碳中和得以凈零成本實現。

    資本支出是轉型成本,主要落在能源、交通、建筑、工業、農業和基建等領域,用于低碳技術的研發、電網升級、能源配輸基建的改善、建筑物隔絕系統的改造、農機的電氣化等。成本節約也落在這些領域,為轉型帶來的效益,現金流為正。譬如,長期供電成本會隨著可再生能源發電成本的下降和智能電網的發展而下降,家庭暖氣支出會因建物絕緣效果的改善而降低,交通費用也會因系統電氣化而降低。當實現低碳轉型的資本支出,最終可由轉型產生的成本節約覆蓋時,則該經濟體即能以凈零成本達成碳中和。

    我國實現碳中和的凈成本估算,筆者迄今未看到具體數字,但依據一些國家級專家,我國實現碳中和應該離凈零成本的概念不遠。譬如,清華大學何建坤教授在“氣候變化大講堂”中指出,中國長期低碳轉型路徑顯示了電力和能源供應成本的趨勢,短期成本會因大規模朝向可再生能源轉型而上升,但隨著新型能源的建立和能源總需求量的下降,長期成本會大幅下降。因此,從長遠看,這方面的凈零成本可拭目以待。

    國內尚未出現的具體數據,或可參考麥肯錫顧問公司“Net-Zero Europe”的報告,其中有歐盟于2050年實現碳中和的資本支出及成本節約。實現碳中和目標所要求的投資,包括資本重新配置和增量投資兩部分。第一種投資是當碳中和目標不存在時也會發生的部分,但在新目標下,這些投資不再針對高碳技術而發,反之,它們被重新配置到綠色低碳技術上。第二種投資在欠缺碳中和目標下不會發生,因此是額外增加的投資。

    更具體地,依據麥肯錫的估算,歐盟達到碳中和目標所需的整體投資為28.4萬億歐元(約人民幣223萬億元),其中資本重置部分為23萬億歐元(約人民幣181萬億元),占歐盟GDP總額的4%,增量投資為5.4萬億歐元(約人民幣42萬億元),占歐盟GDP的1%。不過,低碳轉型會產生重大的運營成本節約,因此5.4萬億歐元的額外投資部分,在2020年至2040年這段期間就會抵銷70%,此后隨著時間的拉長,凈成本節約將更大,以致碳中和目標能夠以凈零成本達成。

    03

    投資:盈利性不足

    碳中和能夠以凈零成本實現,這是從宏觀視角看。但是,投資者在進行資本配置決定時,往往從個人的資金成本及預設的回報時限來考慮問題,其看法有別于社會整體。尤其是,碳中和是個長期目標,在轉型路徑的幾十年中,進行必要投資的時點和資金回收的時點存在著相當的時間落差,再加上個人資金成本不同,產生了許多必要投資之凈現值為負的問題。

    依據麥肯錫的估算,歐盟實現碳中和所需的28.4萬億歐元投資里,其中近半數投資的凈現值為負。如下圖所示,歐盟2020年到2050年在能源、交通、建筑、工業、農業等五個行業的綠色低碳投資,投資總額為24萬億歐元,但依凈現值的正負可分成盈利型與不盈利型(斜線)兩種。凈現值為負的投資占比,依行業而不同,能源行業有46%,交通有36%,建筑有85%,工業有95%,而農業僅11%。

    ▲2020年至2050年歐盟減排投資(單位:10萬億歐元)

    【來源:麥肯錫顧問公司”Net-Zero Europe”報告】

    這張圖表明兩件事。第一,在欠缺政策干預下,個人的投資決策會有別于實現碳中和的最優路徑。第二,盈利投資案在各行業的占比差異很大,如何撬動資金來推動綠色轉型,相關的金融支持方案和金融創新方案亦會依行業而不同。

    04

    關鍵:轉型資金的驅動

    當投資案的凈現值為負時,對投資者不具商業吸引力,此時如何通過合適的政策干預措施與創意金融方案來驅動資金流向必要之處,成為碳中和目標下的重要思考。

    相關措施有政府直接融資、價格機制、商業式去風險化等幾種,其適用性依低碳轉型投資案的收益模式及現金流情況而定。

    政府直接融資適用于因欠缺現金流而難以吸引民間投資人的項目,或是用在直接由政府運營的項目,譬如電網升級、捕碳封存系統等。當然,對于盈利性不足的項目,政府亦可通過稅收抵免及補貼來降低項目成本,用以加速已崛起市場的運作,譬如提高工業的能效、強化建物的絕緣效果等。此外,對于短期內無法產生收益的研發項目,由政府提供贊助款來驅動更是常用方法。

    綠色低碳轉型最相關的價格機制,有碳定價、碳排放權上限和交易系統(ETS)等。提高碳排放權的價格會使更多的投資案盈利,故碳定價會增加民間資本的積極性。

    在歐盟方面,對于無法盈利的投資案,麥肯錫分別估算了由政府直接融資來彌補資金缺口的金額,以及由價格機制來驅動投資的碳價。首先,政府直接融資方面,未來30年歐盟必須以財政挹注大約5萬億歐元來彌補資金缺口。其次,在碳定價方面,當(每噸二氧化碳當量排放的)碳價為零時,只有40%的必要投資會盈利。當碳定價每噸50歐元時,另有21%的必要投資會盈利。當碳價每噸100歐元時,86%的必要投資都會盈利。至于剩下的14%投資案,必須以每噸100歐元以上的碳價來驅動才能令其盈利。

    當然,以上兩種方法可以同時使用,而當政府直接融資已降低了部分資金成本時,用以撬動必要投資的碳價格亦會下降。依據測算,當資金成本降低4%且放松資本回收期限時,縱使碳價格為零,盈利投資案也會從目前(必要的28萬億歐元)的40%增加到50%。

    除上所言外,驅動轉型資金的方法有商業式去風險化及引入長期投資人,其中包括風險擔保、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混搭式資本等。此外,資本市場的創新機制,諸如綠色資產證券化、綠色供應鏈金融產品、轉型債券、革新型房屋貸款合同、創意租賃合同、企業能源購買協議等,都可以提高脫碳化的速度。

    在此比較值得一提的,是混搭式資本。”混搭”有幾種形式,可以用期限不同的資金搭配或風險承擔力不同的資金搭配,但無論形式,參與各方都能因搭配而各取所需,達到自身目標?,F實世界里,屬于ESG投資策略之一的影響力投資,就常通過混搭式資本來降低商業投資人的風險,由只要求讓步回報率的使命導向資本先進場,把市場風險吸收掉一部分后,再引入追求競爭回報率的商業資本?;萜展緞撌既酥恍蘩厮闪⒌男蘩鼗饡?,就以讓步投資人立場來推動碳中和目標,也形成一則混搭式資本的實踐案例。

    筆者以上所言,并未否定各利益相關方在推動碳中和目標上的努力。反之,近幾個月來,政府、金融機構及民間資本都已開始采取行動,具體措施包括生態環境部頒布了碳排放權交易辦法、中國銀行發行了公募轉型債券等。但相形之下,目前比較缺少的有幾方面。第一是必須全面性規劃實現碳中和所需的資金,其中不只包括對各階段性目標下各行業之低碳轉型資金額的估算,也包括資金來源的部署。第二是建立必要的激勵措施,其中不只包括對產業綠色低碳轉型的激勵,也包括對民間社會資本參與碳中和目標的激勵。第三是建立正確的理念和投資觀,其中不只包括對碳中和相關的全民責任承擔做廣泛倡導,也包括對相關投資的低盈利性提出數據佐證。唯有在比較完整的信息下,社會整體才能更理解達成碳中和目標的必要成本,也才能做出相應的付出。

    以碳中和為長期氣候目標的任何經濟體,雖然最終可以豐收,但不可能跳過其間所需的縝密規劃和深耕易耨。中國亦然。

    編輯:煊彧

    (本文轉載自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公眾號 ,如有侵權請電話聯系13331155713)

    *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MBAChina立場。采編部郵箱:news@mbachina.com,歡迎交流與合作。

    • +1

    • +1

      收藏

    備考交流

    2021年管理類聯考備考: 1044580930

    2021年MBA備考提前面試群: 601686826

    2021年EMBA備考咨詢群: 1025664027

    2021年MEM備考群: 1040853341

    2021MPAcc備考群: 1049105911

    2020復試調劑群: 855978402

    2021MPA備考交流群: 1056841895

    2021MTA備考交流群: 749865443

    相關推薦

    熱門項目

    上交大安泰MBA

    清華五道口金融MBA

    中國地質大學(北京)

    華中科技MBA項目

    南京大學MBA項目

    中國農業大學

    東華大學

    浙江大學

    山西大學

    北京理工大學

    赌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