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 | 廖理等:新冠疫情導致小微企業生存率下降 | 研究成果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 2021-03-04 瀏覽量: 1840

    導語

    新冠疫情在短期內會降低企業的收入,還可能導致企業生存困難,甚至直接退出市場。本研究利用稅務、發票、支付、工商等多個數據源整理的企業經營類脫敏數據,識別出企業的生存狀態,考察新冠疫情對小微企業生存的影響。本研究對新冠疫情對小微企業生存的影響進行了量化分析,有助于制定有針對性的小微企業幫扶政策。

    文/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講席教授、常務副院長廖理,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博士后研究員谷軍健,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博士后研究員、道口金科創始人兼CEO袁偉,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副研究員、陽光互聯網金融創新研究中心主任張偉強

    研究背景

    自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以下簡稱“新冠疫情”)暴發以來,黨和政府高度重視,并采取了有效的防控措施,使得全國上下能夠在較短的時間內遏制住疫情的流行和蔓延趨勢。自2020年1月23日武漢關閉離漢通道,全國31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先后啟動了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交通道路管制和居家隔離措施使物流和人流受到嚴格限制,這對企業的生產經營活動產生了重大影響。

    既有研究評估了新冠疫情對企業經營收入的影響,如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廖理和王正位等研究發現,2020年春節后6周企業平均營業收入僅是2019年同期的36.99%,疫情重災區湖北省的中小微企業2020年春節后6周營業收入僅為2019年同期的5.92%;還有研究發現,美國大城市最富裕社區的小企業收入在2020年3月到4月底之間減少了70%,而最不富裕社區的小企業收入也減少了30%。

    從更加長期的視角來看,新冠疫情的沖擊并非僅此而已。除了降低企業短期營業收入,新冠疫情沖擊帶來的營業中斷、入不敷出,導致企業在生存上更加艱難,甚至會直接退出市場。對于資金鏈脆弱的小微企業,生存問題更加嚴峻。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朱武祥等在2020年2月針對全國中小微企業的問卷調查發現,37%的小微企業現金僅能維持1個月,85.8%的小微企業賬上現金不足以維持3個月。

    中小企業的生存是關系著就業和民生的重大問題,中小企業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因此,研究新冠疫情對小微企業生存和倒閉的影響,不僅有助于理解突發事件沖擊對小微企業的微觀效應,而且還可以為制定小微企業幫扶政策提供參考,具有重要的理論價值和實踐價值。

    企業生存狀態識別與數據處理

    企業存活與倒閉

    為了探討新冠疫情沖擊對企業生存的影響,必須區別企業存活和倒閉兩種狀態。在已有研究中,關于企業倒閉的概念和定義并未形成一致,不同的文獻在探討小企業倒閉率時采納了不同的定義。其中,最為嚴格和極端的定義是企業破產,主要是指企業出現資不抵債和債權人損失的情況,通常需要經過法定程序清償財產、償還債權而終止其法人資格。采用破產來定義企業倒閉的缺點在于其范圍非常狹窄,這將低估企業的倒閉率。另一種觀點認為,企業倒閉就是指企業因故經營中斷或退出市場。本文認為,企業倒閉不僅包括企業由于資不抵債導致的破產,還包括企業長期經營中斷和退出市場的情況。否則,將認為企業仍在存活。

    企業生存狀態識別

    為了研究企業生存問題,關鍵在于如何確定和識別企業的生存狀態。首先,理論上可以直接用于識別企業生存狀態的信息源是企業工商信息。如果工商信息中企業狀態為注銷,可以將其識別為倒閉企業。然而,實際中注銷企業涉及的程序較為復雜,例如需要在社保局注銷社保賬號,在稅務局注銷稅務賬號,在市場監督管理局辦理注銷營業執照,在開戶銀行注銷開戶許可證和銀行基本戶,在公安局封存或銷毀公司印章,以及在質監局注銷生產許可證等。因此,因經營不善而倒閉企業中真正完成注銷程序的企業所占比例非常低。

    其次,實際操作中常用的識別方法是抽樣調查,在較長的時間內跟蹤抽樣企業的生存狀態。但是,抽樣調查數據樣本量通常較小,往往面臨代表性不足的質疑,尤其是在探討不同組別企業的倒閉率時,樣本量不足導致的統計偏差問題將更加顯著。

    最后,已有文獻在研究企業生存時,采用的方法是對大型企業數據庫資料的分析。例如,基于企業在歷年工業企業數據庫中出現的情況,識別企業生存狀態。但這種方法也存在一些缺陷,這是因為工業企業數據庫中的企業需要滿足一定條件,如必須是年銷售收入在500萬元以上或者2000萬元以上的企業,因此企業可能是因為規模變化進入和退出數據庫,而不是企業的生存狀態發生改變。

    鑒于上述方法存在的缺陷,本研究根據企業生存和倒閉的定義,采用基于大數據平臺的企業經營類數據來識別企業生存狀態。具體來說,如果企業在連續一段較長的時間內沒有營業收入,即營業收入為零,表明企業經營已經中斷并退出市場。相比前面列舉的三種方法,依托企業經營大數據平臺,利用企業是否存在營業收入的信息來識別企業生存狀態,具有代表性強、準確性高和更加實時等優勢。

    數據來源和處理

    本文數據來自于北京道口金科科技有限公司(簡稱“道口金科”)構建的星河企業大數據平臺,該平臺涵蓋企業工商、稅務、發票、科創等多個來源的數據信息。本研究委托道口金科公司從該平臺隨機抽取了113460家企業,將這些企業銷售金額在月度層面進行匯總,得到這些企業在月度層面是否有營業收入的脫敏數據,樣本時間是2015年4月至2020年7月。根據國家統計局印發的《統計上大中小微企業劃分辦法(2019)》,剔除大型和中型企業,僅保留了小型和微型企業。

    2020年小微企業生存率的計算方法。為了準確識別小微企業的存活率,需要確保被觀測的企業在新冠疫情發生之前是正常在業經營的企業,本文做了如下處理:一是僅保留了新冠疫情沖擊之前存活的企業作為研究對象,即保留在2019年第四季度或2020年1月有營業收入的企業;二是剔除一些經營存在異常的企業,如刪除在2019年12月之前曾有1個季度沒有營業收入的企業;三是刪除營業收入記錄早于注冊成立時間的企業;四是刪除2019年沒有營業收入和營業金額不為正數的企業。最終,本研究獲得包含56618家小微企業的樣本數據(2020年樣本)。我們通過追蹤這些企業在隨后6個月的營業收入來識別企業的生存狀態。換言之,如果企業在2020年2月至7月連續6個月沒有營業收入,表明這些企業存在連續且長期的經營中斷,將被定義為倒閉企業;否則,表明企業仍然存活。

    2019年小微企業生存率的計算。在沒有新冠疫情的正常環境下,小微企業也存在正常的市場進入和退出行為。為了能夠準確分離出新冠疫情沖擊對企業生存的影響,還需要了解正常環境下小微企業的生存狀況。因此,我們構建了沒有受到新冠疫情沖擊的企業樣本。與2020年樣本的選取方法相同,一是僅保留了在2018年第四季度或2019年1月存在營業收入的小微企業,二是剔除了存在經營異常的小微企業,如刪除2018年12月前曾有1個季度沒有營業收入;三是刪除營業收入記錄早于注冊成立時間的企業;四是刪除2019年沒有營業收入和營業金額不為正數的企業。最后得到54876家小微企業的樣本數據(2019年樣本)。我們通過追蹤這些企業在隨后6個月的營業收入來識別企業的生存狀態。如果這些企業在2019年2月至2019年7月連續6個月沒有營業收入,將被識別為倒閉企業;否則,表明企業仍然存活。

    新冠疫情對小微企業生存狀況的沖擊

    小微企業生存狀況的總體分析

    根據企業收入數據,本文識別了沒有疫情影響下(2019年)和有疫情影響下(2020年)企業的生存狀態,圖1展示了小微企業兩種情況下的生存情況。在沒有疫情影響下,在2018年第四季度和2019年1月仍在經營的54876家小微企業中,共有51229家企業在隨后的連續6個月(2019年2月至7月)仍然存活,存活率為93.35%。

    在有疫情影響下,在2019年第四季度和2020年1月仍在經營的56618家企業,隨后的連續6個月(2020年2月至7月)總共有46166家企業仍在營業,存活率降低為只有81.54%。因此,在新冠疫情沖擊下,小微企業的存活率降低了11.81個百分點。

    不同地區小微企業的生存狀況分析

    新冠疫情的沖擊在不同地區存在差異,有些地區疫情防控壓力較大。例如,武漢市作為新冠疫情最為嚴重的城市,武漢市的小微企業受到疫情沖擊更加強烈。為了全面分析和了解新冠疫情的影響差異,本文將東部地區、中部地區、西部地區和東北地區,以及湖北省、武漢市的小微企業生存狀態進行比較,圖2詳細對比有、無疫情影響下企業存活率的差異。

    在沒有疫情影響下,在2018年第四季度和2019年1月仍在經營的企業,各個地區小微企業存活率都保持在較高的水平。其中,東部地區的小微企業存活率最高,為94.14%;其次是西部地區,小微企業生存率為92.73%;東北地區和中部地區的小微企業的存活率水平較低,分別為91.95%和91.83%。

    在有疫情影響下,各個地區小微企業的存活率都出現大幅下降。2020年,東北地區的小微企業存活率最低,降低至78.58%;其次是中部地區,只有80.01%的小微企業仍然經營;東部地區和西部地區的小微企業存活率也存在較大幅度的下降,分別降低至82.48%和81.29%。

    在疫情影響下,不同地區小微企業存活率的下降幅度存在顯著差異。其中,新冠疫情導致東北地區的小微企業存活率降低幅度最大,達到13.25個百分點;而東部、中部和西部地區的存活率降低幅度與全國平均水平較為接近,分別降低了11.66、11.94和11.44個百分點。

    在2020年上半年疫情最為嚴重省份——湖北省,2019年沒有疫情影響下小微企業的存活率為91.07%,略低于全國平均(93.35%);2020年在疫情影響下小微企業存活率降低為79.74%,略低于全國平均水平(81.54%)。新冠疫情導致湖北省小微企業的存活率降低了11.33個百分點,還低于全國小微企業存活率的降低幅度(11.81個百分點)。

    在2020年上半年全國疫情最嚴重的城市——武漢市,在沒有疫情影響下的2019年,武漢市小微企業的存活率為93.39%,這與全國平均水平十分接近。2020年在疫情影響下,武漢市小微企業存活率下降至76%,減少了17.39個百分點,下降幅度遠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不同行業小微企業的生存狀況分析

    不同行業生產經營活動的勞動力密集度存在差異,并且服務人員與客戶之間交流和接觸程度亦具有差別,這可能導致疫情在不同行業之間的影響存在很大的區別。本文根據《國民經濟行業分類》(GB/T 4754—2017)的劃分標準,對大類行業小微企業的生存狀況進行分析??紤]到一些行業企業數量較少,我們將一些行業進行了合并,如把采礦業,制造業,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等3個行業合并為工業,把金融業,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衛生和社會工作,公共管理、社會保障和社會組織等4個行業合并為其他行業。

    根據圖3所示,在沒有新冠疫情影響的2019年,不同行業的小微企業存活率就存在很大差異。其中,農林牧漁業和建筑業小微企業的存活率較低,這兩個行業2019年存活率分別為86.04%和87.82%;而住宿和餐飲業與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的存活率較高,分別為97.44%和96.41%。此外,工業與居民服務、修理和其他服務業小微企業的存活率也較高,均高于95%。

    在受到疫情影響的2020年,所有行業的存活率均出現了明顯降低。2020年存活率較低的三個行業分別是教育、文化、體育和娛樂業和農林牧漁業,分別為67.06%、68.32%和72.42%。2020年存活率較高的三個行業分別是: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居民服務、修理和其他服務業,工業,這三個行業的存活率分別為86.74%、84.56%和84.07%。

    2020年與2019年相比,不同行業之間生存率下降幅度存在較大差異。教育行業、文化、體育和娛樂業存活率下降幅度最大,分別下降了26.51和24.4個百分點。租賃和商務服務業、住宿和餐飲業的存活率下降幅度也較大,分別降低了14.17和14.02個百分點。其他行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房地產業的存活率降幅最小,這三個行業的存活率分別下降了9.4、9.67和10.03個百分點。

    不同年齡小微企業的生存狀況分析

    新創企業像新生兒一樣身體脆弱,可能更容易受到市場環境和經濟波動的影響。本研究進一步按照企業經營時間的長短,分析和比較小微企業在疫情沖擊前后生存狀況。圖4列出了新冠疫情對不同年齡企業存活率的影響。無論是否受到疫情沖擊,小微企業的年齡越小存活率越低,隨著經營年限增加,小微企業的存活率增加。這與既有研究中提出的“新企業劣勢”假說是較為一致的。

    在2019年,經營時間為1年和2年的小微企業存活率分別只有90.09%和91.65%;但經營時間為5年的小微企業存活率提高為94.33%;隨著經營年限達到6至10年,小微企業的存活率提高為94.91%;進一步地,經營年限在16至20年和20年以上的小微企業存活率最高,分別達到96.24%和96.11%。

    在2020年,各個年齡階段的小微企業存活率均有大幅度下降。經營時間為1年和2年的小微企業存活率分別降低到74.97%和78.97%,這遠低于2019年的小微企業存活率(90.09%和91.65%)。與2019年的趨勢類似,2020年隨著經營年限的增加,小微企業的存活率也逐步上升,經營年限在16至20年和20年以上的小微企業存活率分別為87.70%和87.15%。

    小微企業存活率的下降幅度隨著企業經營年限的增加而減小。與2019年相比,2020年經營年限為1年的小微企業存活率降低了15.12個百分點,經營年限為2年的小微企業存活率降低了12.68個百分點,這都高于全部企業的平均存活率下降幅度(11.81個百分點)。隨著經營年限的增加,小微企業存活率的降低幅度逐步減小,經營年限為16至20年和20年以上的小微企業存活率分別降低了8.53和8.96個百分點。

    不同規模小微企業的生存狀況分析

    為了考察新冠疫情對不同規模企業生存率的影響差異,本文根據所有小微企業上一年的銷售收入按照十分位數平均分為10組,圖5展示了不同規模企業的生存狀況。

    2019年企業規模越大,企業的存活率越高。在2019年,第1組(年銷售收入最低)小微企業的存活率最低,只有87.8%;隨著銷售收入的逐步遞增,小微企業的存活率逐步提高,年銷售收入最高兩組的存活率分別達到95.3%和95.81%。

    2020年,仍舊表現為企業規模越大,企業的存活率越高。第1組(年銷售收入最低)小微企業存活率降至68.96%。隨著年銷售收入的增加,小微企業的存活率也存在增加趨勢,年銷售收入最高的兩組企業存活率分別為85.86%和87.18%。

    規模不同的企業受到新冠疫情影響程度存在差異。規模越小的企業,疫情對企業存活率的影響也越嚴重。第1組(年銷售收入最低)企業存活率降低了18.84個百分點,而第10組(年銷售收入最高)企業存活率只降低了8.62個百分點。隨著企業規模的增加,疫情對存活率降低影響越小。

    總結

    本文依托企業經營大數據平臺,利用企業經營數據識別企業生存狀態,計算了沒有新冠疫情影響(2019年)和有新冠疫情影響(2020年)下的小微企業存活率,并對不同地區、不同行業、不同年齡和不同規模小微企業的存活率進行比較分析。主要得到以下發現:

    第一,2019年沒有新冠疫情影響下,小微企業的存活率為93.35%;2020年有新冠疫情影響下,小微企業的存活率降低為81.54%。整體而言,新冠疫情導致小微企業的存活率降低了11.81個百分點。

    第二,不同地區小微企業存活率受到新冠疫情影響也存在差別。2020年與2019年相比,東北地區的小微企業存活率下降幅度最大,而東部、中部和西部地區的存活率下降要小一些。從2020年初疫情最為嚴重的湖北省和武漢市看,湖北省小微企業生存率與其他地區相比下降不是非常明顯,而武漢市小微企業生存率與其他地區相比下降非常明顯。

    第三,不同行業小微企業存活率受到新冠疫情影響也存在差別。疫情對教育,文化、體育和娛樂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住宿和餐飲業小微企業存活率影響最嚴重,分別降低了26.51、24.4、14.17和14.02個百分點。

    第四,不同年齡小微企業存活率受到新冠疫情影響也存在差別。企業年齡越小,疫情對小微企業存活率降影響越大,經營年限為1年的小微企業存活率降低了15.12個百分點,經營年限為16至20年和20年以上的小微企業存活率分別降低了8.53和8.96個百分點。

    第五,不同規模小微企業存活率受到新冠疫情影響也存在差別。規模越小的企業,疫情對其存活率的影響越大。年銷售收入最少組,存活率降低了18.84個百分點,而年收入最高組的企業存活率降低了8.62個百分點。

    編輯:煊彧

    (本文轉載自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公眾號 ,如有侵權請電話聯系13331155713)

    *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MBAChina立場。采編部郵箱:news@mbachina.com,歡迎交流與合作。

    • +1

    • +1

      收藏

    備考交流

    2021年管理類聯考備考: 1044580930

    2021年MBA備考提前面試群: 601686826

    2021年EMBA備考咨詢群: 1025664027

    2021年MEM備考群: 1040853341

    2021MPAcc備考群: 1049105911

    2020復試調劑群: 855978402

    2021MPA備考交流群: 1056841895

    2021MTA備考交流群: 749865443

    熱門項目

    上交大安泰MBA

    清華五道口金融MBA

    中國地質大學(北京)

    華中科技MBA項目

    南京大學MBA項目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已停辦)

    中南大學

    浙江大學

    曲阜師范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

    青島大學商學院

    赌钱网站